HR角度观影史《大秦帝国》之商鞅(大秦帝国演员剧情介绍)

商鞅,中国历史上永远避不开的人物,通过变法让一个诸侯国强大并最终吞并其他国家,实现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大一统。

先来了解商鞅这个人,如果要给他几个标签,我想是以下几个:亡国没落贵族、研习过各家之术、底层人才向上求仕之人、法家代表人物、自我价值实现之人、布衣封君、五马分尸等等。概括一下,一个出身还不错但家道中落成平民,又通过自己的学习和能力最终让一个国家强大,有功封地为君,却因为得罪人最后被五马分尸的牛人。

HR角度观影史《大秦帝国》之商鞅

首先是亡国没落贵族之后,卫国王族后裔,可惜卫国被魏国给灭了,他就成了魏国人,从小学习兵家、法家、道家、儒家各门派武功,希望在战国舞台上谋取一官半职甚至封侯拜相实现政治理想的人。最后在当时的魏国相邦门下做了个中庶子,通俗讲就是个门客组小组长。

从人才流向来讲,开始最优选择都是当时最强大的国家,就像现在都会优先选择最好的企业,比如世界500强,因为待遇好,机会多,有光环啊,他也不例外,选择了最强大的魏国,并且投靠了魏国最有权势的相邦公孙痤门下。可惜他并没有多少机会,一是魏国太强大,掩盖了很多人才的光芒;二是公孙痤本身就比较压制人才,逼走吴起就是最好范例;三是魏惠王老人家沉浸在魏国的强大中对人才的不在乎。

让公孙痤真正发现卫鞅有才能是因为他提出了对付秦国的四个字军事策略–“秋守春战”,初看这四个字没多大价值,就是秋天防御春天进攻,细想,却是极强的军事策略,让人浑身胆战和后背发凉的一种战法,背后却是粮食战和经济战。

我们先来看下战国初期的军事策略,用八个个字概括就是–上善伐攻、上善伐谋,最核心的还是伐攻,只不过看到了伐谋的重要性,但底层逻辑还是谁拳头大谁说话,后期却是逐步在改变,后期的文章再去分析。当时各国间的战争基本是靠兵多就行,以少胜多的战例屈指可数,且是在兵力少不了多少的情况下。

HR角度观影史《大秦帝国》之商鞅

用兵之法,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敌则能战之,少则能逃之,不若则能避之。

卫鞅却首先提出了打经济战和供给战,不出几年,秦国会直接被拖垮而不是被打垮。秋天是粮食收获的季节,这个时候自己防御,粮食收成有保障了,人口繁衍有保障;春天是播种的季节,举兵去打秦国,秦国只能举全国之力来应战,强壮劳动力都去打仗了,种庄稼自然受影响,粮食供给少了,人口繁衍成问题,军队吃饭成问题,最后人都饿死了,几年下来还怎么打仗?

这对秦国来说是釜底抽薪的打法。

公孙痤明白这种打法的厉害之处,庞涓更知道。可惜都没有推荐卫鞅。直到公孙痤临去世前才向魏王举荐,却也是要么用要么杀的策略,魏惠王其实到最后选择的是杀,可惜卫鞅已经跑了。先不说用不用杀不杀,当卫鞅听到公孙痤的这种策略时,就已经伤透了心决定离开的。现在有些企业其实也是这种做法,一个人才很厉害,公司用不好,要走又不放,最后放了也是赶尽杀绝,扣很多帽子,让别的公司不能用或者不敢用,就是这种心态。

HR角度观影史《大秦帝国》之商鞅

魏惠王、公孙痤、庞涓的一系列做法,最终让卫鞅很决绝的离开。最牛逼的企业进不去了,去二流的吧,卫鞅去了齐国,想在稷下学宫中展露下头角,发现只是一个论口舌的地方,实现不了自己的政治报复。

插个话题,稷下学宫,是百家争鸣各派最直接辩论的一个场地,齐国国君尊重人才的一个表现,里面的人给到的都是上大夫的待遇,换到今天就是部长级,确实尊重人才,可惜齐王只把那边的人才当成了一个顾问委员会,并没有很好的利用,并且当时齐国比较尊奉孔孟之道,尤其是孟子老先生风头正劲,其他学派难以被重用。

恰逢秦孝公发了招贤令,卫鞅也在想,与其在五百强企业的老大老二地方不受待见,不如去三流企业当个高管吧,宁为鸡头不做凤尾,关键人家重视人才啊,齐国给到部长级待遇却没有职位权利,秦国给到副国级而且是实职,一拍脑袋,就这么定了。

卫鞅就这样踏上了去秦国的路,那时候想出仕,需要人推荐的,因为还是贵族政治,平民想跃升阶层是极其难的,科举制也是隋朝才出现,所以不要想多了。推荐的话,需要“进身之资”,卫鞅通过各种关系找到了秦孝公身边的一个宦官–景监,说明下,这并不是说景监就是一个太监,因为我们所了解的是宦官就是太监,其实不然,最早的宦官里面,既有太监也有士人,是为国君进行服务的人,虽然史学中还存在对于景监的争议,但就个人而言,景监后期出任将军和上大夫,不可能让一个太监来担任,通俗的讲,就是找到了秦孝公身边的一个高级秘书。几番言论,让景监觉得卫鞅这哥们是个人才,就推荐给了秦孝公。

HR角度观影史《大秦帝国》之商鞅

关于企业招聘过程中的一个双向选择的案例就出现了,卫鞅三试孝公,企业在选拔人才的同时,人才也在选择企业。

先明确一点,卫鞅是法家的代表人物,所以他需要一个支持法家的老大。

第一次:谈帝道。论尧舜的治国之道,说白了,也就是说了一大通“仁治”,这显然和不对秦孝公的胃口,毕竟礼崩乐坏的战国,尧舜的治国之道,早已无法强大国家了。说明,秦孝公不接收儒家思想。

第二次:谈王道。说了一通禹、汤、周文王、周武王的治国之道,也就是对解说,怎么做一个合格的君主,结果秦孝公听得昏昏欲睡。这背后其实是道家思想,通俗的说法就活活稀泥就行了,说明秦孝公也不接收道家的的做法。

第三次:谈霸道。因为他确实知道了秦孝公想要的是什么,于是开始对秦孝公谈“霸道”治国,何为霸道,说白了,就是加强君主集权,这点正好说到了秦孝公的心坎上。

卫鞅更是直接支出了秦国的痛处:关中土地平坦,沃野千里,为天下列强所无,可为何在秦这数百年,却荒芜薄收,人烟稀少?渭水荡荡,在秦无限,可谓天赐佳水,为何秦据渭水数百年,却坐失鱼盐航运之利?老秦人朴实厚重,尚武之风深入朝野,可为何秦国就没有一支攻必克战必胜的强大新军?

守富饶土地而贫穷,拥强悍之兵而兵弱,据山川形胜而沦丧,就在于没有综合混一的强大国力。何为综合国力?人口众多、农工兴盛、府库充盈、甲兵强盛、民勇公战,有此五者,堪称强国。

其实,换到现在很多企业中,也是如此,有着一帮很不错的员工,身居很好的市场,有着优质的客户源,却怎么也做不起来。

而这些,是需要通过法家的思想来解决的,并非是儒家的仁治,那是盛世的治法,也不是道家的做法,那是无为而治,更不是兵家的做法,因为连年打仗已经让秦国濒临灭国。

俩人相见恨晚,你有才,我需要你,来吧,君为山坡,我为松柏,我们互相成就吧。

越是人才越是互相选择,很多时候,人才不怕问题,也不怕解决问题,更不怕自己没能力解决问题,怕的是不被尊重,不被信任,而最怕的是理念不同、价值观不同。

HR角度观影史《大秦帝国》之商鞅

现实中,企业往往是一种官本位思想,我给你提供职位,是我在养着你,是我给你提供平台,所以我是主导,我要强势,这也造就了很多HR极其不专业,评价不专业,面试不专业,凭自己的性格喜好去判断,往往丧失了招聘人才的核心初衷是什么,一味的苛刻或者是在所谓的专业角度跳不出来。

商鞅到了秦国后,首先做的一件事,就是了解现状,统计数据,走一线,当有了完整的信息后,就容易分析出问题的核心点,对应的采取解决办法即可。思路很简单,搜集数据-发现问题-描述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而大部分企业的问题出在第一步,或者是跳过第一步直接到第二步,而第二步又很难描述,更欠缺分析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但是绝大部分人都觉得是解决问题的人没有,错了,其实核心问题出在第一步和第二步,人才的能力水平差异是从第一步就开始的。

针对这些问题,卫鞅就提出了他的变法策略,我们大概来看一下:

1、废井田,开阡陌。从分配制度上进行改革,就是企业中的管理人员,你们不要再拿高底薪和高奖金了,重新分配,有能力的人拿的多点,尤其是基层人员,只要业务做得好,收入就多,而不是以前那样,无论基层人员做的多好,管理人员都拿大头,简单的讲,就是薪酬体系的重新建立。

2、毁除“世卿世禄制”。就是配合薪酬体系的重新建立,进行职务职级体系改革,让二者相得益彰,让有能力的人上来,别再占着茅坑不拉屎,人才能上能下。老员工和元老也是一样,跟着国家前进而不是只顾自己的利益。

3、加强集权。建立企业的强后台,用强后台来进行统一管控,确保政令统一,管理效率高。

4、推行县制。进行组织架构改革,配合强后台的建立,提升对架构下的管理能力和指导能力。

5、建立户籍制度。建立员工台账,掌握员工数据,为后期进行人力成本分析和人才发展、人才培养、晋升、管理考核、目标设定、业务发展等提供基础数据。

6、定秦律等。建立完善的企业管理制度,并且从上到下严格遵守,禁止高管既想建立规则又在不断打破规则,造成制度就是一纸空文,进行法治而不是人治。

7、奖励耕织。对重点模块推行新的绩效政策,通过薪酬改革和职务职级体系改革对优秀人员进行物质奖励和精神激励。

8、奖励军功。对重点模块推行新的绩效政策,通过薪酬改革和职务职级体系改革对优秀人员进行物质奖励和精神激励。

9、重农抑商。禁止多元化,在有限的精力和资金面前先集中干首位重要的事,解决最核心重要的问题,别贪多求大,别虚荣,务实才最重要,等最核心的问题解决了,其他问题再开始,并且解决起来更容易。

10、统一度量衡。改革财务管理制度,收支有标准,为后期通过精细的财务管理实现有效扩张提供数据支撑,最起码可以提前做预算,防止像其他国家一样,打个仗没做预算就能把国家玩穷。

HR角度观影史《大秦帝国》之商鞅

可以看一下,商鞅的改革,并不是去做一两个制度来解决的,也并不是很多企业主所理解的很简单的事,是一套体系,互相牵引、互相关联,又相互影响,必须是整套的,而不是个体的,只有这样才是真正的改革,其他的只是改变或者优化。

同时期,其他国家也在进行改革,韩国的申不害变法,虽然也是法家的理论基础,却强调“术”,主要内容在以下几点:

1、整治吏治,加强重要集权。重在解决几个关键人物,并没有上升到立法的程度,更多是绩效改革和清楚了几个威胁君主权威的权臣;

2、鼓励各行业发展,尤其是农业和制造业。也是进行重点领域的绩效改革;

3、练兵,通过严格的操练让军队强大,并进行奖励淘汰,实际也是重点领域的绩效改革。

核心其实就是两件事,一是让君主的权利更加集中,二是鼓励重点领域农业和军队的绩效改革。

换成现在企业中,就是拿掉了几个元老,让老板的决策和权利更加容易行使,不被掣肘,二是对业务部门进行绩效改革,做得好拿的多,三是对销售人员进行培训,队伍整治,选了适合做销售的人去做销售。

背后都没有涉及到组织架构、薪酬体系、职务职级体系、财务制度、财务管理制度、企业标准化管理体系制度、人才管理等的改革措施,也就是没有改革到最核心的点上。所以,他的改革更多是“术”,可以有短期的繁荣,但没有根基,走不远,也不会带来根本的变化和强大。

解决问题的方案有了,后面就是方案实行了,最大的问题也来了,因为改革就是要动一部分人的利益,而且这帮人都是实权派,你要玩人家,人家肯定要么先玩死你,要么让你没法玩,要么让你滚,以甘龙、杜挚为代表的被改革派上场了。

细节不用多讲,自然是你来我往,大家每天都在玩办公室政治,而且是那种背后捅刀不留名,小李飞刀没有生产厂家那种。

核心因素,秦孝公1号位的重要性凸显了,他需要帮助卫鞅解决这些问题,因为外部加盟人才在没有1号位的支持下是没有胜算的,在七大姑八大姨和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兄弟面前,只能拿自己的儿子和老哥做榜样,先动别人人家是要反的呀。在六亲不认的态度面前,帮助卫鞅立住了脚,老的势力只能蛰伏,先忍耐等时机,一等就是二十多年,直到秦惠文王即位才等到机会,污蔑商鞅谋反。对于嬴驷来讲,两边都不能得罪,但他知道新法对国家的好处不能废除,所以只能用商鞅的死来平息老贵族的怨恨,同时,又用商鞅的死作为剿灭老贵族的武器,最后即扫除了他执政后可能是最大障碍的商鞅,也让新法继续实行让国家继续强大。

商鞅变法,对于秦孝公而言,就是让秦孝公一直坚信,一直支持,不能后悔,而且是100%的信任,99.99%都不行,现实中,绝大部分企业都会因为那0.1%的最后让很多内部的蜕变功亏一篑或者打回原形。

任何一个人,在面临秦孝公的选择时,都会不知所措,后期的雍正帝也是一样,所以,他们把自己变成了孤君,甚至留下了很多骂名,但就君王的岗位职责而言,这样做是对的,因为他的角色太多,在古代君王家国不分的情况下很难抉择。

HR角度观影史《大秦帝国》之商鞅

而商鞅在进行变法之处,就看到了变法的难处,提了三点,孝公如果能做到就继续,如果做不到那就别玩:

1、须有一批竭诚拥戴变法的新锐骨干,居于枢政要职。改革不是一个人的事,是一帮人的事,而且要有操作的权限,如果被架空,何谈改变。

2、法治不避权责,公室宗亲违法,与庶民同罪。改革最大的阻力就是这帮人,违反必须惩罚,不能讲感情,讲感情法治必败。

3、国君需对变法大臣深信不疑,不受挑拨,不中离间。1号位不要左右摇摆,更不能左顾右看,一条路走到黑,别犹豫别耳朵根子软。

这三点也是绝大企业希望突破的最大壁垒,方案都不复杂,实施才困难,而背后的人才是最关键。

一切具备后,商鞅干的第一个是就是“徙木立信”,课文中都学过。

这事,商鞅是学别人的,学的是吴起变法中用的方法,直到现在很多人都不理解为什么商鞅要干这事,直接改革不就行了么?

确实不行,改革是需要基层的支持的,大政在民间,小政在庙堂,这种国家级别的改革,首先是民众支持。

绝大部分企业,在遇到问题的时候,中高层管理者不会讲,最高层往往是因为遇到极大的问题或者平时基层说的太多并因此造成问题后才会知晓和察觉,那个时候,基层员工对企业已经失去信任,也就是政府公信力,在企业中就是管理公信力,因为不信任,所以企业才出问题,而改革就是让员工相信企业,有更好的未来,自己跟着有奔头。

所以,任何改革的第一步,就是要先建立公信力,徙木立信只是其中一个方法,说话算话,不忽悠,那么员工看到改革目标的时候才会相信并一起去努力。

一切就绪,做吧,顶层设计和底层逻辑都解决了,剩下的交给时间,过程中的难题都不是难题,因为底层逻辑一致了,顶层设计也是框架结构性的,给商鞅二十年还你一个强大的秦国。

秦孝公知道时间的力量,也知道不能急躁,秦国几百年留下的问题不可能通过一两年就解决,要有充分的时间,而且他也深知,他是第一步,是那个转折点,真正实现强大的是自己的儿子、孙子、重孙子,把这个舞台留给他们吧,自己不去争那一时的功绩,秦国的统一史,始皇帝据第一,孝公当之无愧第二,从HR角度来讲,孝公据第一未尝不可。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