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电动车官网最新消息)上海工厂太能赚钱,特斯拉中国第二工厂花落谁家?

上海超级工厂投产两年后,特斯拉的中国第二工厂开始启动。近日,由辽宁省人民政府办公厅主办的官方公众号“辽宁发布”提及,“为特斯拉等重大新能源整车项目落地奠定基础”,被外界解读为特斯拉中国的第二工厂即将落户沈阳。

不过,特斯拉中国对此事予以否认,“辽宁发布”也已经将文章删除。此前,青岛、宜宾等地也传出将成为特斯拉中国第二工厂的选址城市,特斯拉中国一一否认,但没有否认有意在中国开设第二工厂。在2022年1月的财报电话会议上,埃隆·马斯克就透露,公司正开展新工厂的选址工作,最快今年年底将公布结果。

对于特斯拉来说,继续将新工厂落户中国有着强大的经济考量:中国市场不仅是特斯拉的第二大市场,也是增长速度最快的区域,而且在新冠疫情尚未完全退去前,中国供应链的韧性是特斯拉最看重的地方。根据乘联会2月14日公布的数据显示,特斯拉中国1月的销量达59845辆,其中出口量达到40500辆,延续去年的高产能水平。

上海工厂太能赚钱,特斯拉中国第二工厂花落谁家?

为什么继续选址中国?因为上海工厂太能赚钱

根据特斯拉的年报, 特斯拉对未来新工厂的选址将优先考虑接近当地市场,原因是上海工厂的表现证明距离市场越近,对特斯拉的生产越有利。

目前特斯拉现有的四大超级工厂,与市场的旺盛需求分不开,如柏林工厂只生产Model Y,目标是专供欧洲市场;位于美国得州的奥斯汀工厂,则是负责美国东海岸地区的交付需求。

上海工厂是目前特斯拉产能最高的工厂,除了中国本土市场,也是支撑特斯拉在欧洲、亚太地区交付的重要出口基地。根据乘联会的统计数据显示,去年特斯拉在中国的交付量达到484130辆,占特斯拉全球93.6万交付量的51.7%。

此外,中国市场也是特斯拉的第二大市场,而且这一市场的规模仍在快速增长中。在过去的2021年,特斯拉在中国市场收入达138.44亿美元,同比大增107.8%,占公司营收比例达25.7%。

在新冠疫情之下,上海超级工厂也是过去两年特斯拉产能的支柱,通过提升零部件的本地化率,上海超级工厂的生产未受到疫情的明显影响,而且还降低了造车的生产成本。

因此,特斯拉的新工厂继续选址中国有着强大的经济因素考量,国内多个城市也渴望通过引进特斯拉建立新能源汽车的完整供应链。例如四川的宜宾市近年积极引入了宁德时代,后者在宜宾当地的动力电池产能将高达200GWh。

吸引特斯拉工厂落户,各地优惠力度是关键

在超级工厂选址上海前,特斯拉根据中国多个城市给出的优惠力度进行了对比,最终在广州、上海、苏州等地之间选择了上海。

相较于其他城市,上海的优势并不是完整的产业供应链,而是地理位置、配套措施和政策力度——特斯拉对上海超级工厂的定位是该公司的汽车主要出口中心,意味着在落户前特斯拉已将海外运输纳入选址条件中,目前上海超级工厂位处上海临港,距离洋山港不足20公里的路程,是选址临港的其中一个重要因素。

超级工厂的建设需要大量的启动资金,因此特斯拉对工厂选址地的金融支持非常看重。在上海工厂落地之际,特斯拉便获得由中国银行财团牵头的巨额贷款,其中2019年12月,特斯拉与中国银行财团签订了高达90亿元人民币的担保定期贷款协议,以及高达22.5亿元人民币的无担保循环贷款协定。直至去年4月底,特斯拉披露公司已完全偿还与上海超级工厂支出相关的6.14亿美元贷款,相关的贷款合同已经终止。

在政策扶持上,上海政府也给出相当优厚的条件。根据特斯拉的2021年的年报文件显示,公司在2019年至2021年三年期间, 分别获得上海政府4600万、1.23亿和600万美元的现金激励,用于特斯拉在上海超级工厂进行某些制造设备的投资。此外,特斯拉还表示,目前上海超级工厂享受15%的优惠税率,低于中国企业普遍要求的25%税率,该优惠税率将从2019年持续至2023年。

对此,“辽宁发布”文章提出:“坚持把城市更新作为招商引资的重大契机。……结合文官片区城市更新,拉开工业发展空间,为特斯拉等重大新能源整车项目落地奠定基础。”目前尚不清楚当地会给出何种力度的优惠条件。

不过业内普遍认为,东北三省是我国汽车制造业大省,辽宁、吉林等拥有完整的汽车配套产业链和大批产业工人,具备一定的产业链优势。同时辽宁也靠近北方市场,能够和上海工厂形成一南一北的互补。

第二工厂有望花落广州?政策限制成重要因素

按照特斯拉新工厂的选址要求,广东省可能是重要候选者。根据兴业证券的研报,特斯拉在国内汽车上牌占比中,广东省是第一位,占比接近20%,高于上海、北京和浙江省。

广东省内,特斯拉落户广州南沙的呼声甚高。在2018年特斯拉首个中国工厂选址时,广州市南沙区曾制定“T计划”来招揽特斯拉,但最终特斯拉选择了上海,广州转向发展小鹏汽车和广汽新能源等项目

对于新能源汽车产业,广州市希望在2025年,全市新能源汽车的总产能达到150万辆;2035年,全市八成以上汽车产能转型生产智能网联新能源汽车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目前在广州已有多个新能源汽车项目在建设中,与早年发改委公布的规定相矛盾。

2018年12月10日,发改委公布的《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在第四章第十七条提出,新建独立纯电动汽车企业投资项目(含现有汽车企业跨乘用车、商用车类别建设纯电动汽车生产能力)所在省份应符合两项要求,一是上两个年度汽车产能利用率均高于同产品类别行业平均水平,二是现有新建独立同产品类别纯电动汽车企业投资项目均已建成且年产量达到建设规模。

受到这一政策的限制,原本计划在上海兴建自有工厂的蔚来汽车在2019年年初便宣布终止建厂计划,后来改为在合肥建厂。

根据广州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布的《广州市2022年重点项目计划》和《广州市2022年重点建设预备项目计划》显示,目前广州在建的新能源项目包括广汽丰田年产20万辆“新能源汽车”产能扩建项目(五线)、广州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自主品牌乘用车新增20万辆/年(新能源汽车)产能扩建项目、现代汽车氢燃料电池系统/电堆建设项目、小鹏乘用车基地项目等。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林子 编辑 徐超 校对 郭利

相关文章